相关文章

信息不对称!三年来惠州发生医疗纠纷近千宗

7月1日凌晨3时多,市中心人民医院发生的医生被打事件,在惠州市医疗圈子里引起不小震动。

  7月1日凌晨3时多,市中心人民医院发生的医生被打事件,在惠州市医疗圈子里引起不小震动。由于床位紧张而暂时未能入院治疗,被医生暂时安排在留观室的患者家人,拍打桌子之后拳击医生严春宏,导致其右眼球、角膜、视网膜、视神经挫伤,外伤性虹膜睫状体炎。目前,严春宏的右眼视力仍未恢复。在医院报警后,打人者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15天。

  医患关系的紧张,已经不是新闻。在医疗工作中,唯有医患信任、彼此协作,方能达到最佳的医疗效果,拳脚相加的结果只会给双方关系带来更大的裂痕。

  惠州的医患关系目前状况如何,双方各自又持怎样的看法?记者走访市区主要公立医院发现,医患关系在大多数情况下仍属平稳、正常,医患信息不对称这一“老大难”问题仍是横亘在双方之间的主要沟通障碍,而这虽然不是无解之题,但也非短时间内可以轻易解决的。

  成功率66%

  医调委促成医患达成协议210起

  刷白的墙壁,简单的桌椅,市医调委的会议室里陈设简朴——这里便是惠州医患纠纷的主要调解场所。

  市医调委主任雍江涛介绍说,医调委全称是惠州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,自2013年7月30日成立以来共立案485例,医患双方签署协议达成一致的有210例,在专家作出不构成医疗事故的鉴定后,患者撤销申诉的约110例,综合调解成功率约为66%。

  在调解过程中,专家组的医疗鉴定结果至关重要。市医调委在立案后,会参照专家作出的评鉴结果,将医疗纠纷中的医疗过失行为责任程度分为:完全责任、主要责任、次要责任和轻微责任。

  雍江涛表示,给惠州市医疗事故做评鉴的主要有广东省医学会聘用的500多名各领域的专家以及惠州市医学会聘用的专家。具体选择哪种等级的鉴定由患方的理赔诉求决定,一般而言,诉求金额在10万元以上的都要由省级专家鉴定。专家评鉴的标准主要包括:医生诊断是否正确,治疗方案是否符合诊断结果,损害后果跟医院医疗行为是否有因果关系。双方对鉴定结果不认同的,可以在15个工作日内到更高级别的医疗评定组织进行评定。

  在谈到第三方协调的困难时,雍江涛的感受有一定代表性:医患双方的观点非常对立,患者对医院的期待值非常高,一旦出现事故便认为是医方的行为导致的。而医方觉得自己是按照正常程序走的,事故的责任不在自己。遇到严重的事故,患方无法理性看待,采取过激行为,严重扰乱医院正常秩序。他向记者坦承,三年来全市合计发生医疗纠纷近千宗,年均300多宗,其中,产科、骨科和耳鼻喉科是医疗纠纷的多发地带。

  纠纷多发

  急诊、产科、骨科和耳鼻喉科

  冯旭辉是一名骨科的主治医师,但他现在的主要工作不再是治疗骨科病患,而是弥合医患关系的龃龉。为了协调医患关系,他所在的市第一人民医院成立了医患纠纷调解室,冯旭辉正是两名主要调解员之一。

  “初诊、检查、治疗和安排住院等环节都可能发生医疗纠纷。”冯旭辉表示,限于医疗水平,一些检查手段未能及时发现症状,部分患者对医疗方案有异议,手术病人出现并发症或术后康复效果不佳,由于病床有限无法立即安排住院治疗,都可能导致医疗纠纷的产生。就他此前工作的骨科为例,就曾有手术后的患者出现体内钢板断裂的情况,造成医患冲突的事例,对此,冯旭辉表示无奈:“手术是按照专业指引进行,由于病人的特殊体质和医疗条件出现的状况,需要后续处理,和手术操作本身关系不大,但民众对医学专业情况不了解。”

  在解释为何产科、骨科和耳鼻喉科是医疗纠纷的多发地带时,雍江涛表示,生产过程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比较多,比如难产、羊水栓塞、产后大出血、新生儿脑瘫等;而骨科的医疗纠纷主要源于术后的功能恢复不佳;至于耳鼻喉科则主要是术后并发症和副作用,让患者感受不佳,导致双方矛盾产生,其中尤以鼻腔手术突出。

  除此之外,正如7月1日打人事件所显示的,急诊科往往也是医疗纠纷多发科室。市中心人民医院急诊内科主任王国标表示,急诊这一部分,不是所有疾病都要马上处理,有些病人不配合,为了尽快看病,普通感冒等也去挂急诊号,又要先看,有时导致其他更急需看病的患者等候。

  落差之痛

  在康复期望与医疗现实之间

  从1987年从医到现在,有着近30年一线诊疗经验的王国标,对医患关系的变化深有感触,“医生和患者的信息不对称,是产生诸多矛盾的源头。”

  他举例说,心肌梗死的病人,有些表现很不典型,比如出现腹痛、胸闷、牙齿疼,就到相应科室就诊。而专科医生的专业知识更加细分,作为口腔科医生很难想到牙痛的背后是心梗作祟。患者认为医生应该知道,但医生受到专业限制,未能及时发现,当病情出现突然变化,与患者的期望有较大落差,患者一时接受不了,就会产生矛盾。市医调委主任雍江涛也表示,首诊,即第一次诊断的准确率是医疗界的一大难题。根据统计,包括惠州在内的全国医院首诊的误诊率都在20%左右,即每5名病人前去医院就诊,就有一名会被误诊。

  如果说误诊可以通过再次检查或复诊来矫正,那么当治疗效果未达患者预期乃至出现不良后果时,如何沟通是对医护人员的另一重考验。其中,又以手术治疗为典型。为了尽量减少医患纠纷,在进行手术之前,医生都会和患者及其家人进行术前谈话,告知手术中和手术后可能的并发症、意外情况,以及手术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等手术风险。市中心人民医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医师杜宝文坦承,出现纠纷是双方的问题,当信息不对称,双方又沟通不畅,纠纷也就难以避免。

  市医调委主任雍江涛表示,就责任划分看,参与调解的案例中,既有院方由于诊疗失误或操作不当需要承担主要责任的,也有患者对医疗专业理解不足产生误解的。

  受访市民

  对医院服务多表示认同

  7月13日下午,记者在市中心人民医院随机采访到了一个病人家属。他表示,“今天上午8时陪老婆过来复诊她的肺结核。医生比较负责,病也治得差不多了。医疗保险在治病中起了很大的作用。”

  随后记者发现一个父亲手里抱着小孩,他表示,小孩子体质不好,经常发烧。基本上一个月左右就得来一次医院。这次也不知道要不要住院。当记者表示,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医生问问,他对医生工作表示理解:“现在医生忙,你看这么多病人。他还有其他人要治啊。要是大家都打电话给他会耽误他看病。”

  不过,并非全部受访市民都对医院服务表示满意。在市区一家公立医院取药处,记者就遇到一脸气愤的女学生,她说:“我脾胃不舒服,过来看一下。谁知道他给开了中药加西药300多块钱。我自己是学中医的,这些西药完全就是可吃可不吃嘛。”当记者问到这边服务态度怎么样,在旁边的老爷爷直摇手。

  从记者走访情况看,市民对市区几家公立医院的服务整体比较满意,但医院方面仍存在很多工作改进的空间,医患之间的矛盾冲突往往出现在医疗过程中的每个细节上。医方需要更加热忱地为患者服务,患者也应该对医生有更多的尊重和理解。

  ■声音

  在医疗纠纷中,医患双方观念对立很严重,患者普遍认为医院有问题,医院往往觉得患者在胡闹。患者还是应该理性维权,必须有相应的医疗纠纷鉴定结果,医院才能予以赔偿。

  ——惠州市医调委主任雍江涛

  要解决(医患关系)问题不是那么简单的,大家的素质都要慢慢上去,要遵守公共的规矩。医疗方面要互相沟通,卫生院和社区服务中心将普通急诊承接起来,可以减轻大医院压力。医生护士也是人,需要大家的尊重。

  ——市中心人民医院急诊内科主任王国标

  刚打点滴时,药水滴得比较快,我头有点晕。我和护士说了一下,她马上帮我调慢了点滴。过后还给我倒了一杯热水,觉得挺细心的。

  ——市民聂女士

  此前有些新闻报道说,患者左腿不适,结果手术后发现(手术)做到了右腿,我们制定了手术位置标示制度,并实时更新。此外,还将增进医患沟通写进医院的核心制度,让每一名医护人员学习、遵守。

  ——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患纠纷调解室调解员冯旭辉